English 客服QQ:

易联支付发文财经网、经济日报:再议央行“备付金”新规,“不忘本源,面向未来”


今年两会期间,央行行长周小川和副行长范一飞就“客户备付金”问题展开相关讨论。事实上,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新政将于2017年4月份正式实施。支付机构将面临什么样的机遇与挑战,我国支付行业又将何去何从?


基于此,易联支付发文财经网、经济日报两大权威媒体——《再议央行“备付金”新规,“不忘本源,面向未来”》,深入解读“备付金”新规。


(以下是易联支付发布在财经网、经济日报上的全文)



2017年3月10日,央行在记者招待会上就“备付金”新规再一次明确表态,要通过“备付金”新规强化支付监管。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行长周小川表示,部分支付机构动机不纯,经营的目的不是使用科技手段发展支付,而是盯着客户的备付金,为了赚利差,甚至缺钱的时候挪用备付金,对此人民银行是要出手规范的。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范一飞指出,支付产业关系到千家万户,是基础性的产业,近年来产业规模不断扩大累积了一些问题,要把非银行支付行业基本规矩建立起来。



的确,随着支付行业的迅猛发展,出现了挪用备付金炒房炒股、购买理财产品等乱象,易士、畅购等玩火自焚并被撤销支付许可证的支付机构都是前车之鉴。许多不法支付机构通过扩大客户备付金规模赚取利息收入,偏离了提供支付服务的主业,一定程度上造成支付服务市场的无序和混乱,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也违背了人民银行许可其开展业务的初衷。随着央行关于备付金集中存管落地,这些行业乱象将得到有效监管。对此,易联支付表示,央行此举是根据支付行业发展现状,规范行业健康发展、维护金融安全稳定的“新利器”,易联支付必将积极拥护央行客户备付金存管新制度。


与此同时,市场也有声音称,备付金利息算作支付机构利润属于行业惯例,取消备付金利息会影响支付行业的盈利能力、发展空间和竞争力,这实则是在混淆视听。首先,备付金是客户的钱,客户的钱为什么要向支付机构付利息?其次,客户备付金是交易尚未交割前的过程状态资金,不是存款;更值得一提的是,支付机构是企业,不是银行,因为支付机构没有像银行一样高强度的监管,支付机构不是存款类金融机构,所以银行存款要付息,而客户备付金可以不计息。所以,取消备付金利息理所应当,而那些吵着嚷着说取消备付金利息会增加支付机构运营成本从而引发挪用客户备付金风险的个人或机构确实正如周小川所说“动机不纯”。还有人指责央妈对支付机构如此监管从严是对银行的偏袒,那么去年连续出台的六部委文、261号文和302号关于账户分类管理新规中,要求银行取消同行异地存取款手续费,这种无私奉献、自断财路的做法需要何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所以说,央行的所有政策的根本出发点和归宿都是为了维护金融稳定健康发展,更好地造福人民大众,并不会“爱谁多一点,爱谁少一点”。



事实上,我国支付行业在经历短短10年的迅猛发展,已经形成“弯道超车”之势,领先全球。不可否认,行业发展存在诸多乱象,隐患一直存在,任由其野蛮生长必将引发更大的风险,放松监管不作为才是对我国支付行业最大的不负责。面对新情况、新形势、新问题,行业理应要有“新作为”!显然,“备付金”新规是规范行业发展的“新利器”、强化支付监管的“指挥棒”。


同时,央行出台“备付金”新规意在引导行业回归支付本源,助推各大支付机构朝合理、有序、规范的方向发展。届时,我国支付行业将面临新一轮洗牌,那些“动机不纯”、眼睛只盯着客户备付金,幻想着通过吃利息天天躺在床上数钱的支付机构将面临重大的市场考验,甚至落个惨遭“出局”的下场。而那些开拓进取、锐意创新,强调用户体验,并不断通过深耕细分市场、支付场景、多元经营的企业将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和无限想象的未来,这符合“优胜劣汰”、“优币驱逐劣币”的经济学逻辑。对于广大合规、守法的支付机构而言,央行此次出台“备付金”新规,实则是“回归本源,面向未来”之举。只有不忘初心,通过持续的技术创新和业务运营创新,竭诚为人民的日常消费过程提供便利的小额支付服务,才是我国支付机构真正能立于不败之地的制胜之道。



对此,易联支付必将积极拥护、落实,充分保障消费者的资金安全,助推行业回归支付业务的“安全之源”,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易联支付认为,新规要求实施的交存比例,不会影响支付机构的流动性安排,更不会影响支付市场平稳发展。集中存管只是把放在备付金存管银行里的一部分资金交存到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其他流程没有变化,不改变原有备付金银行与支付机构之间的权利和义务。新规出台后,将有助于提升整个支付行业的服务水平,使行业中的各家支付机构均能普遍受益,共谋“新作为”!




  • 广州 座机:(20) 2213 2700|传真:(20) 2213 2701
  • 上海 座机:(21) 6176 9668|传真:(21) 6176 9669
  • 北京 座机:(10) 5166 7665|传真:(10) 6263 1331
  • 成都 座机:(28) 6231 7879|传真:(28) 6129 7628
  • 深圳 座机:(755) 3690 8899|传真:(755) 3690 4008
  • 香港 座机:(852) 2207 9876|传真:(852) 2770 0266